此间青荇

我仿佛做了一场梦。
你笑容明媚如昔,王者终将归来。

【朝俞】日常三十题(下)

☞上和中走评论或者戳主页,在十月份...有点麻烦,抱歉w

#20.空冰箱

        贺朝醒的比谢俞早,也仅仅是比谢俞早。

        窗外天光大亮,阳光正盛,隐隐听得见嘈杂的人声。

        墙上挂钟的时针稳稳向刻度为十一的地方迈进。

        尽管已经做了心理准备,打开冰箱后贺朝还是没忍住抽了抽嘴角。

        冰箱空空荡荡,连片菜叶子都没剩下。

        就算有也该坏了。

        贺朝蹑手蹑脚地收拾好自己,在谢俞难得看起来乖巧的眉眼上亲了亲,转身出门。

        买菜。

#21.失物冒领

        菜市场不远,只隔了两条街,贺朝溜溜达达地就走了过去。

        贺朝琢磨着买好了菜,拎着大包小包一回头看见谢俞站在不远处的电线杆底下。

        谢俞穿了件白色连帽衫,双手揣在兜里,偏长的头发软软地趴在脑袋上,连带着整个人都软了起来,就是脸色有点冷,看起来不大耐烦。

        贺朝强行挥了挥手,走了过去:“这是哪家小朋友?要不要跟我回家?”

        “这是哪家的冒失鬼?”谢俞随口回道,把贺朝手里的菜接过一半,“开口就要拐人。”

        “我家的小朋友偷偷跑出来了,我得再拐一个回去。”贺朝笑。

        “不跟你走呢?”

        “坑蒙拐骗。”

#22.圈

        谢俞倚着洗手台看贺朝做饭,时不时挪两步腾个位子。

        贺朝无奈:“怎么非要待在这?”

        “看你做饭。”谢俞催促,“再拖就是下午茶了。”

        贺朝又重新忙碌起来。

        谢俞看着他,比了个照相机的手势。

        贺朝失笑:“照什么?”

        “老年生活回忆集。”谢俞面无表情。

        “......”

        贺朝:“我建议你比心,这样比较甜。”

        谢俞挑眉:“自己比。”

        “我不比心。”贺朝又笑“如果是我,我就画个圆,把你圈在里面,直接放到心里。”

        谢俞把方形的手势改成圆形,面带不屑:“幼稚。”

#24.老电影

        两人放弃了原本的计划打算去看场电影,很久之前在特别行政区上映过,只是现在刚刚在大陆上映。

        贺朝随便挑了个人少的场次,最后进场发现人少到只有他们俩。

        谢俞电影看得少,第一次体会到包场的感觉。

        影片讲的是年轻人的故事,透着夸张而无畏的冲劲,还带了些上世纪特有的年代感。

        瞬间仿佛回到了还在校园的时光。

        谢俞把横在两人中间的扶手推上去,悄悄握住贺朝的手。

        贺朝侧头看了看仍专心看着电影的男朋友,男朋友的面部轮廓被影片染上一层柔光,贺朝嘴角不自觉地上扬,紧紧回握住男朋友的手。

#27.穷极一生

        影片在悠扬的提琴声中落下帷幕。

        以现在的审美来看,影片无疑是粗制滥造的,但承载了太多的东西时它就多了缅怀的意义。

        “你觉得,那么多年都是匆匆忙忙地过,有没有意义?”贺朝突然问。

        “有。”谢俞很笃定地回答。

        少年终会老去,长路漫漫终有尽头,穷极一生所处也不过广袤天地的一隅,可与对的人携手而行,一切便有了不同的意义。

END.

        影片参考《失业生》。

        有些东西交代不出来,觉得想不通的可以问我,我会告诉你是BUG还是没交代出来的w.....

除了歪歪和艺林妹子,名次一个都没押对。

恭喜飞天妹妹喜提冠军,恭喜五小姐一片乱战顶住压力保了台子以及达成和队友包揽前五的成就。

最担心的是千金的小心脏,小姑娘也很棒的♡

①Alena Kostornaia    217.98
②Alexandra Trusova    215.20
③Alena Kanysheva    198.14
④Anastasia Tarakanova    190.46
⑤Anna Shcherbakova    181.83
⑥Yelim Kim    177.91

时隔几年重拾旧业的感受真是一言难尽。尤其是离三本组遥遥无期的时候。

东楼贺朝,西楼谢俞!!

是@辞别千帆万轻舟 太太的字,刻得太丑了完全不敢艾特太太...😭

前段时间在学校走着走着突然听见后面有人说:“最近看《伪装学渣》看得我想谈恋爱。”

是真的!!!
之前写他俩名字墨水还没干的时候不小心擦花了。
同学:“小心他俩半夜来找你。”
我:“好呀好呀我想看他们秀恩爱。”

去问过太太授权啦w

先凉为敬。

开场2A以刀齿落冰失去重心判了摔倒,Bv3.30减了一半还剩1.65,再加一个摔倒额外-1,可以说这一跳最终只拿了0.65。第二次3F+3T,3T严重存周,差了180°+,直接降组成2T,但之前又跳了3F+2T+2T,重复第三次判定动作无效,同时还减了不少GOE。

仔细想想也不会完全是改刃的原因,心态可能已经崩了,崩3F还可以理解但崩掉一直练的比较多的Axel还是起了疑心,毕竟训练中2A+3Lo都可以轻松高质量完成。

我梅第一次上不了领奖台,第一次没进GPF,我超级慌...你说你要走下去的,别突然反悔啊......

我得凉一段时间了【萎靡不振

我。一定要疯狂赞美我的后桌。

断断续续玩了一年迄今三只五花【绝望】

第一只是凌晨猝不及防来到我家的孤剑大宝贝

第二只是千丈卷活动最后一天,我跟后桌开玩笑说你保保我呗,活动要结束了。然后一发入魂......来了归一......。

第三只是最近三花聚顶包括六连都是三花的我,还剩两个浅思,我把手伸给后桌,跟她握了握手,她说:“我帮你抽。”,最后决定一人一次,我——杨家枪。她——寰谛凤翎。🌚

她甚至说:“我怎么感觉跟你刚才抽的那个一样啊。”

差别太大了好吗!!!

杂记

        天是灰蒙蒙的一块,厚重沉闷地悬在我的头顶。

        我现在在一个山谷里,山谷又长又窄,但不算太深。我看不见它的尽头,谷底被轨道盘踞,一辆列车飞速行驶在上面——我站在列车上,有些心惊——两侧的山是纯粹的黑,黑得仿佛能吞噬一切。

        我不敢看它们,更遑论走近。

        我的正前方是一节空荡的车厢,也许它不该被称作车厢——它的轮子上只有一大块铁制的板子!请尽情发挥您的想象,想象一叶青萍在狭隘的谷道驰骋。再往前还有一节车厢,像是一个房间,不过它好歹还是完整的,对着我的有一扇近乎腐朽的木门,木门敞开了一半,能看到门后有张床,一位女子正背对我侧卧在上面,被子没能盖住的肩头裸露着。

        我觉得冷,可她一动不动。

        那应该就是车头了,没有为什么,我也不知道。

        我站的这节车厢如同中间那节一样毫无遮拦,顶多多了些鸡零狗碎的破铜烂铁。

        我搓了搓自己的胳膊,想象着各式壁炉。旁边那个满脸络腮胡子的陌生大叔看了我一会儿,弯下腰去点燃了烧水的炉子。

        “真冷啊。”他收回手,摘下烂成一块破布的手套后放到嘴边哈气,哈完又伸到火炉边烤火“过来一点,火会让您好受很多。”

        我不敢看他,正如我也不敢后望。

        一切都很奇怪。

        列车驶得飞快,呼啸的冷风毫不留情地拍在我的脸上,我却婉拒了他的提议,尽管听起来非常不错。

        “谢谢,我不冷。”我听见自己的声音“这是您的包裹。”

        “谢谢。”他说,包裹被随手扔在杂货堆里。

        似乎有些尴尬,我想了想:“您介意我冒昧地问一下那位女士吗?”

        “您想知道什么?”他笑。

        “她看起来很冷。”

        “她不太舒服,可能正熟睡着。”男人很温柔地告诉我“您要去看看她吗?”

        我先前就隐约听见的女人的痛呼与女孩的啼哭似乎瞬间变得更加凄厉。

        我没由来的感到一丝心惊,那女人仍旧一动未动。

        “既然她不舒服的话。”我勉强笑着“我想还是算了,她应该得到一个好的休息。”

        “去看看吧。”他催促。

        我摇头,拼命地摇,猛然跳下了列车。

        我站得很稳,目送列车远去,那男人也回过头来看着我,神态平静。

        那个女人已经死了。我想。

        列车消失在我的视野尽头。

        我回不去了。

        恍惚间我听到铃响,木然地睁开眼。

        “今天是不是我做卫生?”

END.

2018.10.07.

一个多月前的一个梦,没有逻辑。

突然被吓醒后发现该起床了。

十九岁生日快乐♡

今年依然爱你♡

11.19.2018

普皇说他为你骄傲

“我为你感到骄傲,不幸的是我没有办法来到这里看你,希望你可以很快好起来,我的朋友Yuzu san”

☞我是此荇,懒癌晚期患者,热衷挖坑不填。
感谢每一个按下小红心小蓝手和关注的小天使。

☞看原耽,喜欢花滑⛸️。会追A级赛,B级赛看人。佛系观赛。
淡圈无数年,圈地自萌。
较杂食,掉坑随机,爬墙神速。

☞认定Priest/木苏里。吹爆她们。

☞《伪装学渣》/《死亡万花筒》/《千秋》/《撒野》/《犯罪心理》/《灰塔笔记》/《浮生香水店》/《杀青》/《南禅》/《无双》
追文:木苏里《全球高考》/Priest《烈火浇愁》

☞花滑重点:柚子/梅娃/天总/可达鸭/米沙/小周/千金/莎莎/飞天/五小姐/表小姐/K宝宝/美帝娃/本田三姐妹/四妹/花枝/公园/梨花/大小ET/葱桶
喜欢:杂技/软卡/七小姐/妮妮/安娜/囧尼/森美/三儿/香香/康娃/歪歪/真命六/七仙女/收音机/Rippon/KO
极度不喜欢花滑界戏精李子君。
女单>男单>双人,冰舞基本绝缘
沉迷毛萝盛世美颜日渐消瘦无法自拔【并没有瘦
至爱套:羽生结弦《幻化成花》、《起源》,梅德韦杰娃《River Flows in You》、《安娜·卡列尼娜》,陈楷雯《十面埋伏》,科斯特那娅《The Departure》

☞男神Yuzuru Hanyu
女神Evgenia Medvedeva/Priest

☞Evgenia Medvedeva底线,梅娃死忠粉,毕竟我梅再水再烟花我都爱她,期待赛场成功改刃的那天。
见过最奇葩的连跳是Artur Dmitriev的3Lz+3F,GOE是正的,没毛病。

☞原耽不拆不逆原著CP,偶尔热衷拉郎。
花滑吃隋韩、柚天、杂梅(真难受)
勿上升真人。

☞本命黄少天/解雨臣,蓝雨死忠

☞枪神纪主职医/刀。死在猴狙,产粮的太太们都是天使。
天涯明月刀天香/太白。忠于水龙吟。热衷齐唐,坑底坐穿。
梦间集(曦孤/毒箫/秋归/圣金/君淑/蛇燕)
阴阳师(光切/博晴/酒茨/水仙狗子)
最喜欢的是孤剑大宝贝和曦月,日常许愿圣火令/鬼切/桔梗

【曦孤】万圣节小甜饼

☞私设有

        孤剑失踪一天了

        曦月没有发现任何孤剑留下的消息。自从阴阳玉佩之事后还从未出现过这种事,两人心意相通已久,若非情况紧急,绝不会有人不告而别。

        曦月静静坐在屋子里,思绪前前后后转了几个来回,确认了自己最近没有惹孤剑生气,昨夜也没有听到什么声响。

        他起身按了按腰间佩着的长刀,径直出谷进了不远的城镇。

        夜市的喧闹有些出乎曦月的意料,城里虽没有设宵禁,但往常的这个时候却不至于有这么多人......游街,还有人戴着鬼怪面具。

        曦月心里突然有些不安,自进城起似乎就有人一直暗里跟着他。他悄悄扫视着四周,满街的行人,一番打量没有收获也是在情理之中。

        曦月皱了皱眉,脚下一转走向鲜有人经过的小巷,被窥伺的感觉如影随形——那人跟了过来。

        刹那间曦月余光似乎闪过一道人影,唐刀携着刺眼银光瞬时划破夜色直指那人藏身之地。

        跟着曦月的人被发现竟也不显慌乱,如同早有预料一般堪堪拔剑将刀拨向身侧便又入了鞘,退后一步不言不语地看着曦月。

        曦月看清了人,刀身陡然停滞在半空,细细的嗡鸣之音仍能听见。

        曦月惊诧不已:“孤剑?!”

        孤剑神色淡淡,应声道:“嗯”

        说罢解下腰间一直随身带着的小布袋抛给曦月,曦月原以为是他找到了什么要紧的东西,神色还有些紧张,打开之后才发现是各色各类的小糖果,一般人家买来哄孩子用的那种。

        “一天不见你就在城里买了些糖给我,我什么时候成了需要糖哄的小孩子了?”曦月失笑。

        “西洋人带来的一个节日。”孤剑垂眸,看不出喜怒“说是不给糖就捣蛋。”

        曦月戏谑道:“你怕我捣蛋?”

        “没有。”

        孤剑矢口否认:“顺路带的。”

        曦月步步紧逼:“顺什么路?你找了谁?”

        孤剑显然不善于撒谎,慌忙之间出口了一句便没法再接下去,只好蹙着眉紧紧闭着嘴,任曦月再怎么逼问也不肯开口。

        “你就是专程来给我买糖的。”曦月笑吟吟地道“孤剑啊孤剑,你连编故事也不会,直接告诉我想跟我一起过个节有那么困难吗。”

        “自作多情。”孤剑闷声回着曦月,转过头去不肯与他对视。

        然而曦月视力极好,发现孤剑耳根子已经开始泛红,不由得笑出声来,顺着孤剑的性子哄他:“好好好,是我自作多情,那我们孤剑愿不愿意陪我一起过一次节?”

        “嗯。”

        孤剑声音很轻,曦月偏偏捕捉到了这点声音,嘴角弯了弯,走到孤剑身边张开双臂:“过来,我带你去屋顶,视野可比在地上要开阔得多。”

        “谁要你带。”孤剑一边说着却还是抱住了曦月,双手环在他背后交叠,下颌轻轻搁在曦月肩膀上,发丝蹭得曦月有些痒。

        曦月紧了紧这个拥抱,鼻息间都是孤剑身上清冽的香气,令人无端的想起严冬数重霜雪下绽放的白梅。

        不知道是谁大手笔地放着烟花,两人坐在屋顶上俯瞰着街道,近年来海禁渐渐变松,与西洋有了贸易往来,传来许多新奇的物件与一些时人不曾经历过的节日。百姓好图新鲜,此刻竟真有了些过节的感觉。

        “我可是第一次过西洋节日,还是陪着你过,你想想要怎么谢我。”曦月看向孤剑。

        孤剑回望曦月:“我也是第一次。”

        曦月不肯罢休:“这算抵了第一次过节的,那我陪着你的谢礼呢?”

        “我给你糖了。”

        曦月故作皱眉:“可我还没有给你,那你是不是应该对着我捣蛋?”

        孤剑对上曦月的眼睛,曦月目光灼灼。

        半晌,孤剑倾身覆上曦月,唇齿交缠中身后烟火猛然炸裂四散,黑夜亮得恍若白昼。

        一时间,仿佛昼夜交融,永不分离。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