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青荇

动笔困难户

历史课讲卷子的时候悄咪咪打开手机看梨花和ET的3A大战......ET暂胜一筹。

梨花开场3A摔存,杂技空连跳,都是69+,我有点虚杂技。

提前祝贺ET女士晋级决赛?FS不出大问题就稳了,毕竟SP优势挺大的。看明天三位日萝了——纪平梨花,日本唯一掌握3A并在练习中完成过4T4S的女单运动员;三原舞依,2017年四大洲赛冠军;宫原知子,日本女单一姐,平昌冬奥会女单第四。不过三原冲击力不大emmm

一姐跳跃太稳,完全不会有任何担心的感觉,然而老毛病,低空,低空,低空。日萝普遍低空。好的是比以前有进步。一姐没有3A,跟有3A的ET基本平了,P分高一点,GOE加分相比之下也可观一些,一姐毕竟还是一姐【为什么要换考斯滕原来那套挺好看的呀......】

梨花还好没掉到第二组,这个分差FS还有可能翻盘。毛萝今年Zhenya改刃,练Axel和Lutz比较多,赛场容易错;杂技发育关半年窜了七厘米;ET二次崛起。

总决赛成年组青年组一个时间段,青年组女单,六个人,五个俄青一个韩青。

五小姐的愿望:和队友包揽前五。

金艺林:???我压力好大。

——
再这么浪下去我吃枣药丸

花枝姑娘的FS是真的燃到我了,滑完笑得超级开心

佩内科娃不是很熟,毕竟我脸盲。隐约记得这是第二站了,比之前看到发挥要好一些

杂技宝感觉滑行有进步啊,老母亲流下激动的泪水。发育关的影响还是看得出来的,上个赛季的跳跃特别稳,这场每次起跳我都捏了把汗感觉要摔..

姑娘们加油♡

一个置顶。关键简介要塞不下了。

☞我是此荇,一个懒癌晚期患者,热衷挖坑不填。
感谢每一个按下小红心小蓝手和关注的小天使。

☞三党长弧。原耽/花滑。
长年冷坑蹲坑底。较杂食,掉坑随机,爬墙神速。

☞本命黄少天/解雨臣,蓝雨死忠
枪神纪主医/刀。死在猴狙。爱狙击就刀他。
王者荣耀❌第五人格❌

☞爱甜甜,喜欢木苏里。磕爆《杀破狼》《默读》《残次品》《黑天》《一级律师》

☞《伪装学渣》/《死亡万花筒》/《千秋》/《撒野》/《犯罪心理》/《灰塔笔记》/《浮生香水店》/《杀青》/《南禅》

☞追文:梦溪石《无双》/木苏里《全球高考》
《伪装学渣》/《残次品》三刷中

☞花滑重点:柚子/Zhenya/天总/可达鸭/米沙/小周/千金/莎莎/飞天/五小姐/表小姐/K宝宝/美帝娃/本田三姐妹/四妹/葱桶
喜欢:杂技/花枝/宫原一姐/妮妮/安娜/囧尼/森妹/三哥/香香/梨花/康娃/歪歪/真命六/七仙女/收音机/Rippon/KO/陈露
崔多彬❌李子君❌
女单>男单>双人,冰舞基本绝缘
沉迷毛萝盛世美颜日渐消瘦无法自拔【并没有瘦
至爱套:羽生结弦《幻化成花》,梅德韦杰娃《安娜·卡列尼娜》,陈楷雯《十面埋伏》
是个俄粉,可达鸭再崩就要被流放了,中国才是他的福地(痛心疾首

☞男神Yuzuru Hanyu
女神Evgenia Medvedeva/Priest

☞Zhenya底线,毕竟我梅再水再烟花我都爱她,期待赛场成功改刃的那天。
见过最奇葩的连跳是Artur Dmitriev的3Lz+3F(GOE是正的,没毛病),这位很皮的兄台还跳过4A(fall)

☞原耽不拆不逆原著CP,偶尔热衷拉郎。
花滑吃隋韩、柚天、羽梅(......)、杂梅(真难受)和梅我(不接受反驳。
勿上升真人。

☞梦间集(曦孤/毒箫/秋归/圣金/君淑/蛇燕)
阴阳师(光切/博晴/酒茨/水仙狗子)
最爱的是孤剑大宝贝和曦月,日常许愿圣火令/鬼切/桔梗

【曦孤】万圣节小甜饼

☞私设有

        孤剑失踪一天了

        曦月没有发现任何孤剑留下的消息。自从阴阳玉佩之事后还从未出现过这种事,两人心意相通已久,若非情况紧急,绝不会有人不告而别。

        曦月静静坐在屋子里,思绪前前后后转了几个来回,确认了自己最近没有惹孤剑生气,昨夜也没有听到什么声响。

        他起身按了按腰间佩着的长刀,径直出谷进了不远的城镇。

        夜市的喧闹有些出乎曦月的意料,城里虽没有设宵禁,但往常的这个时候却不至于有这么多人......游街,还有人戴着鬼怪面具。

        曦月心里突然有些不安,自进城起似乎就有人一直暗里跟着他。他悄悄扫视着四周,满街的行人,一番打量没有收获也是在情理之中。

        曦月皱了皱眉,脚下一转走向鲜有人经过的小巷,被窥伺的感觉如影随形——那人跟了过来。

        刹那间曦月余光似乎闪过一道人影,唐刀携着刺眼银光瞬时划破夜色直指那人藏身之地。

        跟着曦月的人被发现竟也不显慌乱,如同早有预料一般堪堪拔剑将刀拨向身侧便又入了鞘,退后一步不言不语地看着曦月。

        曦月看清了人,刀身陡然停滞在半空,细细的嗡鸣之音仍能听见。

        曦月惊诧不已:“孤剑?!”

        孤剑神色淡淡,应声道:“嗯”

        说罢解下腰间一直随身带着的小布袋抛给曦月,曦月原以为是他找到了什么要紧的东西,神色还有些紧张,打开之后才发现是各色各类的小糖果,一般人家买来哄孩子用的那种。

        “一天不见你就在城里买了些糖给我,我什么时候成了需要糖哄的小孩子了?”曦月失笑。

        “西洋人带来的一个节日。”孤剑垂眸,看不出喜怒“说是不给糖就捣蛋。”

        曦月戏谑道:“你怕我捣蛋?”

        “没有。”

        孤剑矢口否认:“顺路带的。”

        曦月步步紧逼:“顺什么路?你找了谁?”

        孤剑显然不善于撒谎,慌忙之间出口了一句便没法再接下去,只好蹙着眉紧紧闭着嘴,任曦月再怎么逼问也不肯开口。

        “你就是专程来给我买糖的。”曦月笑吟吟地道“孤剑啊孤剑,你连编故事也不会,直接告诉我想跟我一起过个节有那么困难吗。”

        “自作多情。”孤剑闷声回着曦月,转过头去不肯与他对视。

        然而曦月视力极好,发现孤剑耳根子已经开始泛红,不由得笑出声来,顺着孤剑的性子哄他:“好好好,是我自作多情,那我们孤剑愿不愿意陪我一起过一次节?”

        “嗯。”

        孤剑声音很轻,曦月偏偏捕捉到了这点声音,嘴角弯了弯,走到孤剑身边张开双臂:“过来,我带你去屋顶,视野可比在地上要开阔得多。”

        “谁要你带。”孤剑一边说着却还是抱住了曦月,双手环在他背后交叠,下颌轻轻搁在曦月肩膀上,发丝蹭得曦月有些痒。

        曦月紧了紧这个拥抱,鼻息间都是孤剑身上清冽的香气,令人无端的想起严冬数重霜雪下绽放的白梅。

        不知道是谁大手笔地放着烟花,两人坐在屋顶上俯瞰着街道,近年来海禁渐渐变松,与西洋有了贸易往来,传来许多新奇的物件与一些时人不曾经历过的节日。百姓好图新鲜,此刻竟真有了些过节的感觉。

        “我可是第一次过西洋节日,还是陪着你过,你想想要怎么谢我。”曦月看向孤剑。

        孤剑回望曦月:“我也是第一次。”

        曦月不肯罢休:“这算抵了第一次过节的,那我陪着你的谢礼呢?”

        “我给你糖了。”

        曦月故作皱眉:“可我还没有给你,那你是不是应该对着我捣蛋?”

        孤剑对上曦月的眼睛,曦月目光灼灼。

        半晌,孤剑倾身覆上曦月,唇齿交缠中身后烟火猛然炸裂四散,黑夜亮得恍若白昼。

        一时间,仿佛昼夜交融,永不分离。

END.

【晏沈/凤去】那些糟心事儿 #1-8

☞私设多,只是想看四个人见面,豹哭

☞慢慢写。写到哪儿算哪儿吧......

☞人物属于梦溪石,OOC属于我

        1.

        玉生烟正跟一个小青年面面相觑。

        那个小青年似乎有些怕他,玉生烟眯了眯眼,疑心他在抖。

        2.

        裴惊蛰颇有些欲哭无泪,凤霄遣他来此处接人,说是个两鬓霜白的老男人。

        人倒是来了一个,张口就问:“你可是解剑府之人?”

        可这来人......既未两鬓皆白,也不是个老男人。

        裴惊蛰一时有些拿不准主意。

        凤霄为何不亲自前来?

        因为他去左月局找人了。

        还威胁他如果没把人带到就要扣他薪俸。

        烂摊子便甩在了他身上,他直觉自己的薪俸怕是讨不回来了,毕竟这人跟凤霄的描述相距甚远。

        “是。”裴惊蛰答“敢问公子是何人?”

        3.

        玉生烟看着小青年神色几番变幻,最终竟问了句你是谁。

        忍了忍,道:“浣月宗玉生烟,奉师尊之命前来会见凤二府主。”

        4.

        浣月宗。

        魔门啊。

        郎君要见魔门的人?

        裴惊蛰:“那你师尊是谁?”

        5.

        玉生烟觉得这个小青年好烦。

        话怎的这么多?

        “家师浣月宗宗主晏无师。”

        6.

        裴惊蛰转身带路:“玉公子请这边来。”

        晏无师成名已久,传闻中他为人喜怒无常,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

        鬼知道徒弟会不会跟他师尊一个德行。

        细细想来凤霄的形容似乎跟晏无师很有些贴切。

        虽没把本尊带回去,却好歹带回了徒弟,薪俸应该还能挣扎一下。

        7.

        裴惊蛰带着玉生烟进了一家客栈。

        “为何来要客栈?”玉生烟问。

        “因为你要见的凤二府主说他在这里啊。”裴惊蛰答。

        8.

        裴惊蛰径直上了楼,敲了敲门。

        “谁?”凤霄懒洋洋的声音传了出来。

        “郎君,属下没接到您说的人,但是他似乎安排了另外一人前来见您,属下便自作主张将人带了过来。”裴惊蛰老老实实答到。

        凤霄不语,裴惊蛰也不敢擅自推门,过了一会儿,凤霄才道:“带他进来。”

        裴惊蛰推开门赫然发现桌边坐了四个人。

        他认识其中两人,一个是凤霄,一个是左月局正使崔不去,崔尊使面容苍白,还裹着狐裘。

        另外二人中,一人身着道袍,长发高束,长相俊美而眉眼温和,看起来脾气极好,此时见裴惊蛰看他,便微笑着颔首,算是打了招呼;最后那人就不太友善了,正似笑非笑地看着这边,他一身白袍简洁,长相俊雅,却侵略感十足,两鬓星白,不大看得出年纪。

        老男人......?

       裴惊蛰愣了一下,就见玉生烟恭敬地行礼:“见过师尊。”

        晏无师嗯了一声,哂笑道:“你们来得倒快。”

        凤霄蹙眉:“让你领的人不领,还随便带人过来。”

        您要见的人不就跟您坐一起呢吗。

        裴惊蛰腹诽。

        凤霄:“该罚,这个月的薪俸没了。”

        裴惊蛰木然。

        崔不去轻咳一声,缓缓开口:“裴惊蛰,这位郎君才至京城,你先带他四处逛逛。”

        这是逐客令吧?

        玉生烟茫然看向晏无师,晏无师坐姿慵懒,随口打发:“跟他去,晚些再找个地方歇着。”

        二人迈进门没多久又一齐退了出来,对视一眼苦笑一声。

        都是被坑的人。

———TBC———

恭喜飞天,千金,歪歪,五小姐,莎莎五位姑娘,一起闯进了总决赛♡

以及今年的女单又是被大鹅支配的一年。

【朝俞】日常三十题(中)

上:手机功能是个谜,请走评论或者主页,抱歉。

#11.料理培训班

        放好了东西,谢俞已经动都不想动了,拉着贺朝躺到连床单都没铺的床上,贺朝暗搓搓地抱住谢俞。

        谢俞:“我饿了。”

        贺朝问:“我做还是出去吃?”

       谢俞其实嘴很刁,很多东西都不吃,再加上饮食极其不规律,贺朝后来实在没忍住,跑去找了个料理培训班决定自己动手养媳妇儿。

        从此厨房几乎独属于贺朝。

        “你做。”

        贺朝:“停电了。”

#12.褪色的衬衫

        好在停电时间不长,等他们吃完饭回来时居民楼已经恢复了供电。

        两人开始收拾行李,贺朝铺着床,谢俞则拉开了尘封已久的衣柜——老贺是放羊型的家长,绝不会主动翻贺朝的房间。

        而贺朝回来的少,东西基本也都没怎么动过。

        谢俞拉开衣柜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唯一被挂着的那件衣服,是件衬衫,原先是非常甜的那种嫩粉色——高中毕业典礼时以班级为单位统一了服装,文艺委员和老唐私下谋划了几天,瞒着全班男生给他们每人订了件粉衬衫。

        抗议无效,只能穿。

        那么多年过去,衬衫早已被衣柜里沉闷的空气闷褪了颜色,泛黄的浅粉、虫蛀的破洞无声地诉说漫长的故事。

        谢俞回头:“朝哥,你觉得把这件衣服剪了当抹布怎么样?”

#13.鬼屋求婚

        第二天一早,二人目标明确地奔向A市前两年新开的一家大型游乐场,这个游乐场在网上小有名气,贺朝和谢俞大概是老了,终于修炼出了一颗童心,为了不损形象,在计划了很长一段时间后丝毫没有声张地突击到这里。

        虽然地方很偏时间也很早,人流却已小有规模,人流中谢俞慢悠悠拖着贺朝向鬼屋走去。

        贺朝一步三颤。

        来之前的豪言壮语,都在来之后变成了酒壮怂人胆。

        “其实吧,鬼屋没什么意思,要玩就得玩刺激的,我看摩天轮就很不错。”

        谢俞盯了贺朝一会儿,缓缓道:“‘我才不怕,不信鬼屋走着。’好像是你说的?”

        “怕的人是狗。”贺朝说。

        谢俞:“票我买了,不能退,那走着?”

        “......”

        这儿的鬼屋也是神奇,还有难度可供选择,贺朝坚持要求先走一遍极简来活动活动生锈了的筋骨。

        极简真的是极简,全程只有一条路走到底,还是没有工作人员的那种全自动。

        然而贺朝还是一路抓着谢俞。

        在临近出口时有个“几”字形的大转弯,原本贺朝四下看了看觉得没有机关便稍微放松了点儿,结果谢俞刚过了转角就有一只“阿飘”从那堵长长的墙里被甩了出来,吓得贺朝一个哆嗦后施施然回了墙里。

        配上机器运作的声音格外瘆人。

        谢俞已经没了影,贺朝定了定神打算趁着间隙冲过去——阿飘又出来晃了一圈,贺朝定神直接把自己定在了原地。

        “怕的人是狗。”谢俞的声音轻飘飘的传来,糊在贺朝脸上。

        “......”贺朝觉得自己受到了惊吓,迎着又一次冲出来的阿飘跑了过去,真的被裙子糊了脸的他接着受到了第二次惊吓——谢俞单膝跪地,手上托着一个放有一枚戒指的小盒子,同谢俞托盒子那只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的那枚戒指一样,摆明了是对戒。

        谢俞:“纪念日快乐,你嫁不嫁?”

        贺朝哭笑不得:“都纪念日了还嫁什么?万一刚刚冲过来的不是我,你......”

        “你要还是不要。”谢俞打断他。

        “要。”

        贺朝果断接过戒指戴在了和谢俞相同的地方。

        谢俞站起来,随手拍了拍腿上刚才沾上的灰,问:“你为什么不让我给你戴?”

        贺朝笑了笑,上前一步抱住自家的小朋友,低着头在他嘴角厮磨逡巡。

        “小朋友计划了这么久这么多,我可不好意思再麻烦他。”

        阿飘小姐:“???”

#14.逆风飞行

        鬼屋倚湖而建,两人的下一个目标是湖上的溜索,仿佛将鬼屋的其它难度忘了个干净。

        谢俞先走。

        贺朝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背影,不知道有没有想起高中时自己那篇帅气的《背影》。

        有水的地方容易起风,景观树向着他这边倾倒。

        谢俞逆着风滑过,像是在飞行。

#15.把灯关了

        贺朝和谢俞兜兜转转玩了一整天,到家时已是深夜,两人都累得不行。

        谢俞躺在沙发上一时半会儿还不想动,摆摆手示意贺朝先滚去洗澡。

        贺朝出来时不知道抱着什么心态,只在腰间裹了一条浴巾,看着谢俞的眼神颇有搔首弄姿之嫌。

        大概是洗了个澡给洗精神了。

        谢俞在他的注视下,缓缓起身。

        把灯关了。

        贺朝:“......”

———TBC.———

私设挺多的...应该只会写到第二十题,因为后面十题真的太难串了,像好久不见、猫鼠游戏这种...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写哇...

还有就是因为十三题不小心飘了,没刹住车,我的预想是每题最多两三百字???

悄咪咪:鬼屋基本套用了我的真实经历🌚曾经一群人约着去玩鬼屋,莫名最后只有我和一个男孩子买了票,想着不能浪费就进去了(其实掀开帘子看到面对着我打坐的骷髅就想放弃..),走到后来拐弯的地方那个男生先过去了,我被那块儿破布拦了下来,他,不见了。我犹豫了半天刚打算过去,突然一只手搭上我的胳膊.........???吓得我一个哆嗦回头看发现是一对小情侣,女孩子目测要被吓死了,一只手被男朋友拖着另一只手抓住了我。最后那个男孩子一脸微笑亲眼看着我被出口处的鬼吓到尖叫一声冲了出去...冲到了蹦极区域。

时至今日仍然想槽他。

【杀破狼】风雨如晦

☞歌词,歌词,歌词

☞其实同学写了曲而且会唱,问题就在于她只会吉他谱以及没法写和弦也不怎么会用电脑。曲: @浮生面具over

☞第一次在没有原词的基础上写词【恍惚】意象重复了很多,也有很多地方不尽如人意但是以我的能力实在没办法表达出来了...感谢帮忙改词 @一本不须Xu

一场大梦    挥一笔心魄悸动

描画他戎马倥偬

忘江湖几番磨磋    夜雨暗涌

灯火轻曳细拢

一盏陈茶    浮光模糊了音容

雁落惊情难与共

再一笔眉眼依旧    霁雨晴空

原来未消情愁

若疯魔    若成活    可同我策马游这世间

临渊羡    鱼空影飞鸟行花开在荒野

千嶂里    烽烟起    遥遥风沙连绵

挥斥方遒凭栏归雁天

许你情长    斩尘念年少懵懂

只付你岁月千重

眉尾心尖烙一点    朱砂赤红

云散沉星拨冗

池塘影    杏花雪    一曲《离骚》高歌诉当年

世翻卷    骤风变夜无眠一片琉璃月

袖里箭    青笛嵌    曾是惊鸿照面

塞外烟枯藤又添新芽

枝头雪花    风声呕哑

漠漠黄沙两把

斜阳月下    铁马入谁家

巍巍皇城倾塌

忠骨埋    年复年    满腔热血盼河清海晏

红头鸢    关外雪楼兰月血染雁回天

凋残箭    笛声潜    枕戈听梦消遣

割风裂负金甲再并肩

【朝俞】日常三十题(上)

#1.三块方糖

        贺朝其实不喜欢喝咖啡,他觉得所有咖啡都是苦的,比起这种惨绝人寰的东西,他更想吃糖。

        可他昨天加班了。

        而且他今天暂时补不了觉,因为他和小朋友计划了很久的旅行要出发了。

        谢俞听着卫生间有气无力的动静,夹了三块方糖扔进贺朝刚泡好的咖啡里。

#2.光阴的温和

        两人年纪都不小了,前几天刚去参加了高中同学聚会——许晴晴的女儿要上初中了,万达耗子他们早已长起了白发。

        贺朝含着满口泡沫仔细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头发好歹还是黑的,只有脸上一些细纹彰显着他不再年轻。

        谢俞好像也是这样。贺朝想。

        大概光阴对他们格外的温和。

#3.你以为你是超人吗

        贺朝在房间里找到谢俞的时候,谢俞叠了两个凳子正踩着上面那个凳子在衣柜顶层够着什么东西。

        贺朝差点被吓得魂飞魄散,突然看到贺朝的谢俞猝不及防从凳子上摔了下来。

        凳子触地发出沉闷声响,谢俞被贺朝险险接住后紧抱在怀里。

        贺朝没有注意到谢俞将手上的小盒子悄悄往身后藏了藏,怒道:“你是不是以为你是超人还可以飞了!”

#4.橱窗里

        两人一同赶向机场。

        路边的橱窗映出他们交握在一起的手。

        橱窗里的模特微笑着注视他们。

#5.灵魂互换的一天

        “小朋友,你说,如果有一天一觉醒来我们灵魂互换了会是什么样子?”贺朝突然问。

         谢俞毫不客气地回答:“你可以感受到被迫在床上躺一天的滋味。”

#6.机会错失

        贺朝无辜:“我记得最早是你撩拨我的。”

        谢俞:“打一架?”

#7.套着戒指的中性笔

        谢俞坐在窗边,舷窗外只能看到蓝天白云和机翼。他听到有人唱着:“爱就像蓝天白云,晴空万里,突然暴风雨......”

        兄弟,现在暴风雨我们就死了。

        贺朝在补觉,谢俞盯了他一会儿,打开了自己随身携带的背包。

        他从衣柜上取下的小盒子安静地躺在包里。

        谢俞取了一支中性笔,对着贺朝的手来回比划了几下,悄悄掀开了小盒子拿出一枚对戒。

        谢俞将对戒套在中性笔上,认真地脑补了一会儿,突然无声地笑了起来。

#8.许愿池前

        两人没有直接去A市,反而先去了高中举办成人礼的地方。

        出乎意料的是他们曾经一起放过炮仗的那个公园还在,许愿池也还在,里面甚至还有水。

        黑夜中绚烂夺目的烟火与恣肆的青春仿佛仍在昨日。

        贺朝与谢俞相视一笑,往许愿池里扔了两枚硬币,虔诚地许愿。

        愿他此生无忧,愿我们白头偕老,岁月如初。

#9.停电了

        两人在A市贺朝原来的家里落脚。

        老贺又不在。

        由于太久没有回来,周围又重新作了规划,贺朝彻底迷失在了回家的路上。

        谢俞领着提前患了老年痴呆的贺朝回了家。

        刚进门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客厅的灯“啪”的一声骤然罢了工——好巧不巧地撞上了停电。

        谢俞碰了碰贺朝,贺朝僵成了一颗螺丝。

#10.你为什么会对我家这么熟悉

        谢俞笑出了声,伸手拉住贺朝的手。

        “我在。”

        贺朝发现谢俞除了偶尔顿一会儿之外,在全黑的房间竟几乎如鱼得水,忍不住问:“你对我家的布置怎么这么熟悉,我自己都记不清了。”

        谢俞:“你猜。”

        因为这是你长大的地方,承载着我无法参与的时光。

———TBC.———

应该写得完,应该......毕竟每次都在上课暗搓搓瞎写的我......明天要考试了。明天开始考,今天晚自习才告诉我们,太残忍了。

同学说最近被一本书虐狠了要我写小甜饼,我:“兄dei你知道我早期文全是BE吗。”